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军列阵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中计而不自知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中计而不自知(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万界疯神路 士兵突击之全能指挥员 医学生真沉静 夜落长安 万道修真录 禁区守墓人 我林平之!开局送万份辟邪剑谱! 我不做律师了 高天之上 三国:汉中祖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一大早,陈微微就兴冲冲的拿着一份证词去求见辛先生。

辛先生昨夜里破残局,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下,古秀今知道他的脾气,这会儿谁来也没用。

他有些歉然的对陈微微说道:“殿下处理政务批阅奏章直到天亮之前才睡下,陈大人这会儿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陈微微道:“古公公,这是你拦了我,还是殿下让你不管谁来都要拦。”

古秀今看了看这个一朝得势的年轻人,听闻此人一直都在和林叶做对比。

他在心里不免笑了笑。

心里笑,脸上也稍微露出来几分,这让陈微微很不爽。

所以陈微微故意提高嗓音说道:“我要见殿下,是因为有极为重大的事要禀告,此事,可以说事关大玉国之根本,若是殿下吩咐过谁都不见也就罢了,若是古公公自己觉得殿下此时谁都不见,那劳烦古公公把路让开。”

古秀今点了点头:“好。”

他后退一步,真的就把路让开了。

陈微微瞥了古秀今一眼,心说你还以为你是曾经的你?

天子在的时候,谁都给你几分面子,如今天子都都不在了,你还以为谁都还要看你脸色?

一朝天子一朝臣,天子带着他的女人出行,不也没带你吗。

他瞥了古秀今一眼的时候,发现古秀今还是一脸的淡淡笑意。

到了门口,陈微微清了清嗓子后说道:“殿下,臣,陈微微有要紧事禀报。”

辛先生嗓音之中就带着些怒气的问道:“小古,你在外边吗?”

古秀今俯身道:“臣在呢。”

辛先生问:“这个时候有人非要来吵我,你拦了没有?”

古秀今回答道:“回殿下,臣拦了,陈大人说有涉及到国之根本的大事要禀报。”

陈微微道:“殿下,此事确实重大,臣不敢耽搁。”

辛先生没理会他,继续问古秀今道:“你拦他,他怎么说的?”

古秀今道:“陈大人说,若是殿下说的不许任何人打扰,那他就不敢来打扰,若是臣说的不能打扰,那他觉得应该不是不能打扰。”

辛先生道:“我记得我说过你,你这个人有些分不出轻重来。”

陈微微听到这话心中一喜,他看向古秀今,嘴角带着一抹嘲笑的看向古秀今。

辛先生继续说道:“小古,下次记住了,你说不能打扰,但还是有人非要打扰我的时候,你不必与他说那么多废话,我教你,只一个字就好。”

辛先生问道:“刚才是谁说有涉及国之根本的事要来跟我说?”

陈微微道:“是臣,殿下,此事确实重大......”

辛先生:“滚。”

陈微微一愣。

辛先生道:“小古,记住了吗,下次就这么说。”

古秀今俯身道:“臣记住了。”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微微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站在那,马上就走,显得太丢脸,可站在这不走,那就显得更为丢脸。

“臣......”

他张了张嘴,最终也只是回了一句:“臣遵旨。”

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就听到辛先生在四海堂屋子里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几句话。

“动摇国之根本......什么话都敢胡乱往外放,你都看不见什么是国之根本,却张嘴闭嘴国之根本,扯他妈的蛋。”

听到这,陈微微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那是一种谁都无法形容出来的难看。

他侧头看向古秀今,古秀今则微微俯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微微大步离开,越走越快。

走了几步后,他觉得就这么走了,确实有些心中不甘。

脚步一停,犹豫片刻,他想着自己害怕什么丢脸,这么多年来,该放下的尊严不早都已经放下了吗,既然打定主意要做辛先生的刀,那就该明白做刀的本分。

于是他又转身回来,双手把手里的供词递给陈微微:“劳烦古公公,待殿下休息好了之后,将这份供词呈递给殿下。”

古秀今接过来道:“陈大人放心,我一会儿就把这供词放在殿下的桌案上。”

陈微微堆起笑脸:“那就多谢古公公了,刚才我也是因为案情重大,心中很是着急,言语之中若有冒犯了公公的地方,还请古公公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古秀今道:“陈大人也是为了公务事,我怎敢因公事而对陈大人有什么看法,大人放心就是了。”

陈微微又道了一声谢,然后才转身走了。

古秀今看着陈微微走远,心说这个人啊,还真是有点本事。

不多,但有。

一直到午后辛言缺才睡醒,起身活动了几下,然后让古秀今给他准备些饭菜。

他洗漱之后到桌案那边坐下来,看了看又堆积起来的奏章,眉头也就又皱了起来,然后就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陛下啊陛下,这二十几年,你每天都是如此无趣么。”

他伸手把陈微微递上来的那份供词打开看了看,只看了片刻,眉头立刻就皱的更深了。

“放肆。”

看完之后,辛先生脸上已有怒意。

这个陈微微,居然让被下狱拿办的原兵部侍郎关元卿指证兵部尚书尹重体,说尹重体与林叶勾结,公报私仇。

还说兵部那边给怯莽军私自拨款,且不入账,如此大案,必有重臣结党营私之嫌。

“人心啊,真的是叵测难料。”

辛先生又自言自语了一声。

他看向外边吩咐一声:“小古,派人把陈微微叫来。”

古秀今立刻应了一声:“臣马上去办。”

在独院里焦急等着消息的陈微微,听闻辛先生让他马上过去,立刻就兴奋起来,他觉得辛先生一睡醒就看到了他递上去的东西,然后马上就要见他,说明这些供词起到作用了。

他知道辛先生不喜欢天子,尤其是不喜欢天子为辛先生安排好一切的那种举动。

辛先生可以为了反抗天子,而私自提拔他为上阳宫大礼教神官。

这就足以说明,辛先生和天子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还是那句话,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只要认准了这个道理,只忠于辛先生,而不是忠于还没退位的天子,那他的前途就差不到哪儿去。

他急匆匆的赶到四海堂,一进门就撩袍跪倒。

“臣,陈微微,叩见殿下。”

他说完话就准备起身,毕竟每一次他行礼之后,接下来就是辛先生说起来说话吧。

但他已经要起来了,可辛先生并没有让他起来。

陈微微都起来一半了,没等到那句话,只好又硬着头皮跪了回去。

啪的一声。

那份奏折被辛先生摔在陈微微面前,力度很大,那奏折的纸张都被摔的撕裂开。

“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放纵了些,以至于你连自己是什么身份都忘了?”

陈微微心里一惊,后背都紧了一下。

他连忙俯身道:“殿下,可是臣做错了什么,还请殿下明言,臣马上就改。”

辛先生道:“你只是个大内侍卫副统领,我让你查案,是让你在大理寺卿须弥翩若之下协助查案,你记着呢吗?”

陈微微立刻回答道:“臣不敢忘,殿下的交代,臣都谨记于心,臣......”

“你放屁!”

辛先生道:“你三翻四次的直接来求见我,拿着案情来找我汇报,我不见你,你自己不知道是为什么?”

陈微微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是吓得。

辛先生道:“我说过,办这案子,须弥是主官,你只是配合他办案,你有了些案情上的进展,你该向须弥汇报请示,而不是你越过须弥直接来找我。”

陈微微听到这话,肩膀都颤抖了一下。

他不知道为什么,辛先生对他的态度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

难道只是因为他一早就吵到了辛先生,让辛先生厌恶了?

“殿下,此事,臣确实还没来得及向须弥大人禀告,案情重大,臣以为......”

话没说完,辛先生就怒道:“你以为?你以为什么?你以为你比须弥翩若得宠?你以为你虽然官职没他高但分量比他重?你以为我让你办个案子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陈微微吓得,心跳都在剧烈加速。

辛先生道:“我倒是以为,你如此浮躁,如此品行,不适合在继续办理这些案子了。”

陈微微猛的抬起头,然后有迅速低下头,再然后就开始不停的磕头。

“臣确实有错,臣请殿下开恩,臣所做所为,都是为了......”

他话没说完,又被辛先生打断。

辛先生道:“你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我?”

陈微微张着嘴,不敢接话。

辛先生道:“回去之后,把你手上的人犯,卷宗,涉及案件的所有物证,都一并转交给大理寺的人,这案子你不要再碰了。”

陈微微再次抬起头,眼睛已经有些发红了。

辛先生看着他问道:“我的话,你没听到?”

陈微微叩首:“臣......遵旨。”

“还有!”

辛先生道:“我只是代陛下监国,你次次都说遵旨,这是在怂恿我谋逆,还是你想谋逆?”

陈微微慌了,真的是慌了,他知道这次自己确实触碰到辛先生底线了。

可是他不明白,难道他做的,不都是辛先生想要做的事吗?

难道辛先生不是真的记恨天子?

辛先生道:“兵部侍郎关元卿的案子,是陛下亲自过问的,是因为关元卿涉及到了上阳宫护教黑骑的问题,尹重体负责协办此案......”

他看着陈微微的眼睛问道:“你此时让关元卿做一份假口供攀咬尹重体,是你想为那些黑骑报仇吗?你是和什么人有所勾结吗?!”

陈微微立刻就开始磕头了,不停的磕头。

“殿下是知道臣的,臣对殿下绝无二心,臣不敢作假,那供词确实是关元卿亲口所述,臣未曾授意......”

辛先生道:“你有没有授意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办你,就是因为你还有那点忠心未变,还嘴硬的话,那就把关元卿押过来问问?”

陈微微迅速低下头,额头顶着地面,不敢再说话了。

“手里有点权力,连兵部尚书如此重要的官员你都敢陷害,再给你大一些的权力,你指不定还能害了谁......出去吧,把案子都交出去之后,回杀一个奉玉观修行,没有我的许可,就不要再来御园了。”

陈微微跪在那,颤抖着回答:“臣......遵旨,臣,遵命......”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目 录
新书推荐: 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 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女配 我这糟心的重生 当学霸穿成学渣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六零重组家庭 八十年代之娇花 六零年代小舅妈 盲妾如她 仵作惊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