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千金不滚粗 > 0139女人难

0139女人难(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择夫教子 家业 少帅别惹我 极品邪爵 张小山的修真生活 都市之君临 名门恶女 鬼怪都市 来亚美人 寡妾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男权社会,女人只能够从男人的手里分到一点点的残羹冷炙。好在东方的男人对自己的妻女要宽容得多,也要仁慈得多,不会对妻子的嫁妆和私房钱动手,而在西方,这个时期的女人们也不过是男人们的附属品。

玛戈和玛利亚姑嫂两个想要避开她们的哥哥和丈夫查理购买土地,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此外,还有一个人也陷入了麻烦,那就是文琪。

说起来也是他倒霉。

王霁原来是想邀请自己的两个表哥出去玩的,作为成年男子,他们出去寻欢作乐也无可厚非。

像文家也好,王家也好,即便是男人们想要发泄,他们也不会找自家的丫头,当然那种主动爬床的丫头例外,他们疏解欲望的途径就是出去外头找那种专门做这个的女人。

当然,他们找这些女人也是为了寻开心,安全是一场买卖、一场交易。无关情感,也不会把这样的女人带回家。

可是文琪居然跟着堂哥们一起去了,回来以后,居然跑到老太太这里跟说,他要把那个女孩子赎出来,还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两情相悦。

当时,老太太就傻眼了,直到文琪抱着她的腿,老太太才反应过来。

老太太雷霆大怒,第一次把文琪骂得狗血淋头,还叫人把文琪压了回去,让他在屋子里面好好地反省。这里,又派人将二太太叫了过去。

二太太被老太太叫到面前的时候,可着实吓了一跳。

老太太虎着脸,道:“老二家的,你弟弟家里就这么两个儿子,大的远在边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就这么一个小的,说不定你弟弟弟妹将来就指望着他养老送终。你这是什么意思?非要把这个孩子一并养废了才罢休?”

二太太当时就跪下来了:“老太太,媳妇儿何时做过这样的事情?”

老太太道:“你还说!文琪一直养在我的跟前,老大家的孩子们不是当差就是读书,他哥哥又在边关,这家里年轻一辈的男孩子,除了你儿子就是你外甥。如果不是有人领着,文琪这孩子又如何认识什么戏子粉头?又为何吵着要给对方赎身?”

二太太吓了一跳。

给一个妓女赎身,这在权贵之家,那根本就是一桩笑话。

即便是对方是清倌人,给对方赎身,那也是要被人指指点点的。

如果对方是你恩人或者是你恩师的家眷,被男人们拖累沦落风尘,你将对方赎出来,养在家里的别庄里面,人家还会夸你一句重情义。

可是如果好端端的,你要赎一个妓女,无论对方是不是清倌人,这都是不行的。如果你要给这个女人一个正式的名分,这更加不行。

即便是妾,那也是要立文书的。

谁家的女孩子愿意跟一个做过娼妓的女人称姐道妹的。

那不是作践自己的女儿么?

如果文琪房里有了这样的一个女人,那他也别想迎娶一个好妻子了。就是说亲也别想有正经的官媒。

就是官媒也不会愿意砸了自己的招牌。哪怕是文家给再多的银钱。除非文家愿意降低要求,愿意让文琪将就小门小户的女人。

老太太之所以这样发作二太太就是恼恨文琪将来无法迎娶到一位好妻子,将来也没有好丈人、好姻亲拉拔他一把。

官官相护。

虽然无数人告状无门的时候都会这样哭喊着,可是这个世界原来就是人情社会。情理法,情字摆在第一位。

人脉不足就会吃亏。

姻亲就是非常重要的人脉。

老太太又如何愿意让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子吃这样的苦头?

最后,老太太道:“既然这事儿是你的儿子外甥起的头,那么,这事儿就由你来解决。即便是要给那人赎身,也该是你的事儿,你自个儿看着办。”

二太太听了心中大恨。

老太太不是故意在给她们二房找麻烦么?

二太太也是狠的,回头就将事情改头换面,让自己的妹妹出来办。

王沈氏吓了一跳。

她是个素来没有主意的,就把事情告诉了女儿和儿子。

王雪雯倒是无所谓:“看妈说的。我们家是什么养的人家,买两个人算什么?”

王霁马上道:“妹妹胡说什么呢。那女人是什么人,哪里配进咱们家的们?就是一个玩意儿,也不必非她不可。妹妹是可以无所谓,可是我还怕你嫂子委屈呢。”

王雪雯马上钻进王沈氏的怀里,道:“妈,你听哥哥说的,这是什么话。”

王沈氏道:“你哥哥说的没有错。咱们好不容易攀上这门亲事,还委屈了你自然是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你未来嫂子是个骄傲的,如果不是出了那些事情,如果不是我们的算计,也轮不到你哥哥。可就是这样,她心里想来是不舒服的。如果要她跟你哥哥好好过日子,我们就要退让些个,知道么?而且,你哥哥也不愿意要那种地方出来的女人呢。”

王雪雯闷闷地点了点头。

文瑶知道这件事情以后,虽然对王雪雯的好感度大降,可是对这门亲事却没有了那么多的抵触。

当然,小脾气还是有一点的,却没有当初那么歪缠,也开始给王沈氏做点子东西。

文瑶知道,即便是这桩婚事后面有太多的算计,可是人家对自己的尊重和讨好却是实打实的。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很高的官位,将来对方用不到自己了,那也就是自己的丧命之时,还不如这样,找个心里有底线的,还有些良心的男人呢。

至少这个男人心里会有自己,而不是单纯地将自己当成往上爬的工具。

文瑶知道了,就等于园子里面的人都知道了。就是文琚,虽然经常跟文瑶抬杠、经常挖苦文瑶,却在第一时间找到了王雪雯,道:“我还以为你对六姐姐有多好呢,却也不过时如此罢了。你还真是人冷心冷,亏了六姐姐那么相信你、一心跟你好。不过,你也只有这些日子可以得意了。反正你将来额不过是一个妾,还是为了三太太而冲喜的妾,琦大哥哥又不喜欢你,你算计了他的亲妹妹,又对她这个样子,只怕这辈子都得不到琦大哥哥的一个笑脸了。就是三太太,如果知道了这些事情,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王雪雯听了,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示,可是这指甲硬生生地折了一根,手指上都出了血都不知道。

老太太知道以后,让自己的丫头们把王雪雯屋里的那些大红的料子,无论有没有开始动手的,都收了回去。就是那些果绿的,还有石青、紫色的,这些富贵颜色的都收了回去,就留下一些粉的,还有杂色的绸缎。

看着红绡端着一张笑脸,却将自己屋里所有的正色的布料都收走了,王雪雯也只有靠边站着。

这些都被玛戈看在了眼里。

玛戈道:“哦,亲爱的文,那间屋子可真是可爱。你们有个词是怎么说的,对了,小巧玲珑。这个地方真是小巧玲珑。只是,这么一点点大的地方,是怎么想到用来招待客人的?”

文珺道:“其实,这个地方原来不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我们家有位祖先,她很喜欢钓鱼,而这里最初的名字则是钓鱼台。后来,这位祖先发达了,就将这里名字改成了玲珑馆。这里原来就跟那边的亭子一样,都是通风的。就是因为那位爱钓鱼的祖先,这座亭子才会加了围墙,放了榻成了临时的休息所在。这位王家姑娘还是这百余年来第一位选择在这里长住的人呢。之前,这里不过是大家举行钓鱼比赛的时候,让人休息的地方而已。”

玛戈道:“所以这位王家的女孩子其实是想算计别人,反而算计了自己?”

文珺一愣。继而道:“玛戈,我不得不说,你的中文已经达到了中等水准了。”

玛戈笑道:“哦,亲爱的文,这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亲自教导我,我也不可能学得这么快的。”

文珺道:“可是玛戈,你也教了我,不是么?”

玛戈道:“可是我们国家的语言和文字又有什么用处呢?你又用不到,反而是我。即便是我现在还没有办法买地,可是我却知道了很多礼仪,将来我去别人家里作客的时候,我都是用得上的。”

文珺道:“如果你这样想,那我就安心了。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够帮得上你的忙。”

玛戈道:“哦,亲爱的文,你不用这么难过的,我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这个世界是男人的世界呢。”

关于买地的事情,文珺和玛戈都没有再谈。

不过,玛利亚显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让自己的丈夫把蝗灾的事情告诉了皇帝。

当然,皇帝也知道。这个方法是文珺等女孩子们想出来的。但是,他还是要谢过这位使节的好意。所以,皇帝赐下了一个很小的庄子,而玛戈和玛利亚趁机为自己买了土地,用她们自己的名字。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目 录
新书推荐: 异香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穿越之后来居上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首席的掌心至爱 穿越之后来居上 霸剑神尊 我在日本的女同学 阴罪血录 天门帝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