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白衣隐 > 第一百零九章 救星

第一百零九章 救星(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茗香悠田 夫诱 美夫俊郎 王牌重生 异能田园生活 七星天命 贵女红妆 别人家的世外高人 逆转苍穹 苍穹丹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这一声猛撞,带着雷霆之速,直将床榻压塌了半边。少年一手推开已然失去挣扎之力,濒临死亡的孙秀,一手成掌,朝着孙会的脑部急速霹下。孙会不会武,全身又不曾穿衣,抱住被褥中死命地想呼救。忽然脑子失去意识,全身一僵,后脑勺受击的他靠着床榻软软地倒了下去。

激烈的打斗声没有引起门外一干人的注意。这种激情无比的声音被理所当然地认为了房内正在上演极其火爆热辣的戏码。

甚至有几个官兵朝着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啧啧两声羡慕道:“两人齐上,孙大人的招术怎地就不见底?”

黑脸少年轻轻松松地撂倒了孙秀与孙会,从床榻上起身,跳至地面上。

他走至孙秀身边在他鼻音探了探气--气息停止,双眼瞳孔放大,已然死了。

掀开被子看看赤裸裸的孙会,他也昏死了过去。

快速地将孙会绑成一颗粽子,他想了想,又走到孙秀跟前,扒下他的衣服来。

方才那一记空抓令他心中颇有疑惑,果然,孙秀的下身空空如也,命根子早已没了。

原来,这老家伙早就被人处理过了。可恨死性不改,竟然毫无廉耻地拖上自己的儿子,想看一出活春宫。

狠狠朝着孙秀呸了一声,他伸腿使劲踢了踢。

贴到门壁上往外看了看,官兵们正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一旁,方大同正哆嗦着身子,时不时地朝着房门的方向瞅上一眼。

经孙秀一抓一抱,他的衣裳与纱帽皆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再穿上这身衣服走出去势必引起别人的怀疑。

打开客房的窗户从外看去,外面正是一条小巷。心中一动,他扯起被子,散开头发,露出半张脸,吱嘎一声,房门打开了一条缝。

在众多投射而来的目光中,他冲着方大同招了招手,尖着嗓子道:“大人令你进来。”

美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华令得众护卫心神一荡,他们看向方大同的眼神中,这一刻竟是出其一致的妒忌。

这种时候令他进去,不是白白便宜了他么?

只有方大同脸色一白,嗫嚅着往后退去:“我……我不去……”

“走吧你!”有人在他身后用力一推,他不由自主地前倾,几步冲到了房门前。

在只有露出一条缝隙的房门前,将方大同推至跟前的官兵贼笑了两声,眯着眼睛往里望去。可是布帐被放下,被子裹得紧紧的,他只看到了一地凌乱不堪的衣裳。

方大同的身子侧着一挤,房门又关得严严实实了。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这一场作乐,似是没完没了了?

房内静静悄悄,不似孙大人往日的“高调”作风啊!

就是方大同进去,也不可能呆上这么久啊!

发觉有一丝不对劲的近护想了想,赶紧起身走至房门前,使劲敲了敲门。房内没有声响,连孙秀平日时被打扰时的怒喝声都不曾传出。

心中疑惑更甚,他用膝盖一顶,用力撞了进去。

房内,孙秀正呈大字形趴在地上,他的下巴处,早已汇成了一条浅浅的血色溪流。孙会被人绑在床榻上,全身赤裸,嘴里塞满了破棉絮。此时,正发出“唔唔唔”的求救。

只觉得一阵惊恐从脚底窜起,他扯开喉咙大叫:“来人啊!有人谋刺孙大人啊!”

小小的一方客栈,顿时乱了天。

却说这时,已是午后。

雨水过后的小巷中,仍是一片片不曾干透的水渍。

黑脸少年带着方大同跑出几条街后,拿出身上仅有的一点银两递给他,道:“已经逃出了,你我各自逃命去吧。”

方大同受了惊,加上两腿不停地奔跑,早已疲惫不堪。他苦着脸,看着黑脸少年放到他手中的碎银,哭道:“郎君,你我杀了朝廷命官,犯了天大的事儿,我,我无处可去啊!”

这么多的官兵,他们一定马上就追过来了。

他还能冒着风险逃回家吗?只怕刚到,已经有一副枷锁在等着他了。

黑脸少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人又不是你杀的,你怕什么?我特意留下孙会,就是要证明你与那位山家姑子的清白。事是我犯的,我不会诋赖。”

有区别吗?方大同的脸更苦了。人是他带进来的,二人从窗口逃走后,官兵便已将他们视为了同伙。他不杀人,却参与了整件事情,这下,跳到黄河都已经洗不清了。

他把碎银子往黑脸少年的手中一塞,央求道:“郎君要逃,便带着我一道吧。我一个不曾出过小镇的人,实是不知该往何处逃,往何处躲啊!”

这是方大同认清形势后做的最果敢,最干脆的一个决定。

他老实巴交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种绝望中寻求生存的毅然与决然。

带着他,还是抛弃他?

黑脸少年在片刻的怔忡后,果断地回道:“好吧。我进入时已经打听过了,这里的陆路极易被追到,水路安全,我带着你先往水路方向逃吧。逃到别处后,你再作打算。”

二人商议完毕,由黑脸少年领路,快速地朝着颍水方向跑去。

颍水之畔,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官兵守住了。孙会在得救之后,火速下达了一个命令:封死所有的出口,一定要将那名黑脸少年逮住。

城中展开铺天盖地地追捕,颍水边,所有上船的商人或是百姓,皆要一一检查方可过关。

完了!

晚一步赶到的方大同与黑脸少年看了眼这个阵势,将头上纱帽一压,急急往后退去。

方大同眼尖,一眼便瞅到了官兵手中拿着的画像。他喉咙一紧,心中愈加地发寒。

因为画像中,他的样子被清清楚楚地呈现了出来,而黑脸少年,因为孙会只是看了一眼,形象模糊,所以画像之上也不太清晰。

这个时候,黑脸少年若是弃他而走,他就真的只有一人在无边地狱徘徊了。

再没有比这种担心受怕更令人心焦了。他一边紧跟着黑脸少年身侧,一边又不安地看看他的眼神。

只见黑脸少年将他一拉,两人在颍水边的一处窑洞中先蹲了下来。少年警惕地看看周围,小声道:“现在天色尚早,入夜之后会方便许多。我们先呆着吧。”

方大同赶紧点点头。

转眼,两人在窑洞中呆了足足几个时辰了。

天色越来越暗,越来越暗,江边,水幕与遥不可见的天连成一片,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江面上的船只,没有了。

夜风从江上呼呼地直吹而来,在窑洞中的方大同,非但没有觉得凉爽,反而在背上生出一丝寒碜碜了。

因为守在颍水边的官兵没有退去,一人持一火把,开始沿着江边搜寻起来了。

怎么办呢?

他看到黑脸少年走出窑洞望了望,又回来开始不停地踱起步来。

寻思了一会儿,黑脸少年道:“我有武功在身,料想他们未必擒得了我。不如由我引开他们,你自行逃命去吧。”

方大同大惊,他一把攥住少年的衣袖:“郎君想弃我?”

少年道:“再过一会儿他们就要搜到这里了,二人同时毙命不如保一个。”

方大同脸一白。凭他的本事,便是少年引开了官兵,他也不知后路该如何走。对他来说,横竖都是死,有什么区别呢?

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慢慢来了。

官兵来了!

两人俱是一凛,身子一缩,紧贴着洞壁站好。尤其少年,手中短刃出鞘,准备一搏了。

几乎是身影一闪,他像条蛇一样猛蹿而出,贴向来人。手中利刃一扬,已经抵上了来人的脖颈。

来人一僵,牵着马儿的身子不由后退了几步。

同样黑灰的脸上,一双凤眼借着月光轻轻一瞟。

是他!

黑脸少年手一抖,不知此刻心中是高兴还是害怕。

身边的方大同已经惊喜地轻呼了一声:“别下手。这位郎君我认得,他不是坏人。”

方大同口中的郎君正是听闻消息后刻意前来搜寻方大同的山阴。

她从客栈溜出后,便径直往颍水方向而来了。前往扬州的船只明日便到,她只需躲过今晚,便可安全离开颍水。

哪知,不出半日,便从城中传出有人谋杀了孙秀的消息。

紧接着,方大同的画像与另一名男子的画像被张贴到了城中各个角落。

方大同为人实诚又胆小,他对洛阳城中的大人物如此崇拜,而且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去杀孙秀?

而画像中另一名男子,画得有些模糊,可她从眉宇间却是轻易地认出了他。

她离开刘曜前他还好好地被关在房内,如今是怎么逃出的,又到了颍水,亲手杀了孙秀?

她不动声色地拨开少年手中的利刃,轻道:“你想引来官兵,死得更快一些吗?”

少年的手一顿,退后了一步。

山阴的手段他领教过,因此手中利刃放下的同时,他不忘探出头,看了一眼她的身后。

“只有我一人。”山阴将马绳随意一绑,信步走入窑洞。

“但是再晚一些,一定会有另一拨官兵而至了。”她看向眼巴巴瞅着她的方大同,“你们听我的,尚可保住一命。”

她能救他们?

少年不置可否地看向她自信的眼神:“你打算带着我们杀出去?还是已经请了刘曜带人马前来相迎?”RS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目 录
新书推荐: 异香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穿越之后来居上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首席的掌心至爱 穿越之后来居上 霸剑神尊 我在日本的女同学 阴罪血录 天门帝国
返回顶部